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灵异 > 玄门鬼医

更新时间:2019-08-15 11:58:04

玄门鬼医 连载中

玄门鬼医

来源:暴风看书 作者:浪仔分类:灵异主角:娄恒娇娇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玄门鬼医》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浪仔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鬼医,专门行走黑夜中,专门医治罕见的疑难杂症,一个世代行医的鬼医,从自幼青梅竹马的女友怪异惨死开始,走上了这条神秘的不归路。 鬼医医治的,真的是罕有的疑难杂症吗?真的是在治病救人吗?事情远没有想象的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她死了???”一时间,我完全愣神,本来已经放松的心情顿时又陷入了一片难以言语的复杂和震惊中。

昨晚梦里那条能说人话的狗,它说的噩耗,竟然变成了事实!

“她在哪儿?她怎么死的???”

奶奶朝旁边的屋子看了一眼,我来不及多说什么,几步就跑了过去。

死寂的老屋收拾的干干净净,嫂子就在房梁上吊着??赡茏蛲碓谖宜诺氖焙?,她已经悄悄的吊死在这儿,奶奶大早过来的时候,嫂子死透了。

我匆忙把嫂子从房梁上放下来,她的身子僵了,冷的像一大块冰。连着几天,我的情绪都不稳定,望着嫂子冰凉的尸体,整个人如同要崩溃一样,说不出一句话,做不出一个动作,只有两只手在不停的发抖。

她就这么死了,没有一点征兆。我把她轻轻放在床上,吊死的人死相都难看,可我看着她,只是觉得说不出来的疼痛,还有难受。

或许,没有人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情,不知不觉间,我的眼眶湿润了,几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恒子,恒子……起来吧?!蹦棠滩恢朗裁词焙蛘镜轿疑砗?,想把我拉起来:“人死了,你把眼泪哭干也没有用……”

我转头望着奶奶,我和嫂子从小一块儿长大,她的脾气我清楚,看上去软绵绵的棉花一样,其实是个很有韧劲的人。奶奶逼着她借种,给我哥留个香火,嫂子做不出这样的事,又不愿意违逆奶奶的意思,她只能死。

奶奶这么做,是为了我哥着想,我是个小辈儿,没有指责奶奶的权利,可是要不是借种这件事,嫂子怎么会自己把自己送上绝路?我怪不得奶奶,也怨不得她,心里的疼和怒,全都化成了一汪苦水。

奶奶在村里的许木匠那儿买了口棺材,当天下午,嫂子就被收殓了。按照我们老家的风俗,死者下葬之前,要过头七,但嫂子是上吊自杀的,奶奶不想让同村人知道那么多,不等头七,第二天就把嫂子葬了。

这一两天时间,我帮忙料理嫂子的丧事,跟谁都不多说一句话。我不敢明着说,可是心里对奶奶充斥着诸多不满。

然而,就这么一两天的功夫,奶奶衰老了很多??醋潘涣诚该艿闹逦?,还有花白的头发,我也实在怨不起来。不管怎么说,她还是替娄家做打算,这么多年,是奶奶在操持娄家的事务,把伯伯和父亲拉扯长大。

嫂子的丧事一办完,奶奶跟我说,她不想在旗河住了,现在天气也渐渐转冷,她想到南宁二伯家里住一段日子。

当天,奶奶收拾了些行李,本来,我是想把她送到二伯家的。但奶奶不让,无奈,送她到乡里之后,她坐车走了。

一个人回旗河的路上,我还是觉得脑子里又乱又烦,只要眨眨眼,脑海里浮现的,全都是嫂子那张难以忘却的脸。

回到家,我觉得有点不舒服,来回那么远的路,走的一身汗,路上可能又受了风,初开始还不要紧,没多久,就感觉头重脚轻,一个劲儿的出虚汗。我自己弄了点药,熬了一碗,趁热喝下去,然后钻进被窝捂汗。

我没想到这场病来的这么快,又这么猛,喝下的药没有什么效果,钻进被窝以后,体温急剧升高,最后浑身上下烫的火炉似的,脑子也烧糊涂了。但是家里又没有别的人,只能自己挺着。

就这样晕乎乎的在屋里躺了好几个钟头,已经到了夜里十一二点。发高烧很难受,头晕的厉害,却又睡不踏实,恍恍惚惚半梦半醒。

当当当……

我这边晕晕乎乎的躺着,突然听见有人在外面敲门。敲门声很慢,也很轻,我烧的天昏地暗,连动都不想动,在床上勉强睁开眼,有气无力的朝外面问道:“谁?”

“我,许木匠?!蓖饷娴娜颂交赜?,停止了敲门,隔着房门回了一句。

“许叔?!蔽颐涣ζ?,一条胳膊撑着身子坐起来,说:“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有点事?!毙砟窘吃诿磐舛倭硕伲骸澳恪闵┳痈懔袅说愣?,我给你带来了……”

“什么???”我猛的一激灵,这两天情绪不稳,又忙着丧事,如果不是这时候许木匠提醒了一句,我差点就把嫂子临死之前那个晚上做的梦给忘记了。

我记得很清楚,嫂子在梦里说过,有的话,她不说,给我留了点东西,让我自己看。

“许叔,你等等?!蔽乙惶飧?,也顾不上头晕眼花,一边起床,一边说道:“我给你开门,进来说?!?/p>

“不了不了?!毙砟窘掣辖粼谕饷嫠担骸拔揖褪撬投?,没有别的事,你歇着吧,东西我给你放门口了,歇着吧……”

许木匠一边说,一边走,等我踉跄着起身打开屋门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我低头看了看,门外的地上,放着一只空白的信封。

这个事情,有点奇怪,之前嫂子怀身孕,肯定不能在村里露面,否则会被唾沫淹死,好几个月时间,她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直到前两天身亡。

想到这儿,我的头皮就麻了,她怎么可能委托许木匠给我转交东西?村里的许木匠平时打制家具和棺材,旗河村里没有专门的阴阳先生,谁家死了人,托许木匠打棺材,许木匠送货上门,而且会帮着收殓尸体。

也就是说,许木匠如果能接触到嫂子,那么肯定也是在嫂子身亡之后。

我捡起地上的信封,轻飘飘的,但里面明显装着什么东西。我拆了信封,里面有张照片,当我看到这张照片的同时,头顶就像劈下来一道闪电。

一张老照片,保存在娄家的老照片,我曾经见过它。那是很多年以前,爷爷奶奶受人之托,到崇左给人看病时的留影。

老照片里,是广袤的十万大山深处,爷爷奶奶当时还年轻,并肩而立,他们身后,隐隐约约有个很小的村子,村子里都是那种一米来高的房子,如果再看的认真仔细一些,就会发现照片背景的细节里,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拿着这张老照片,我震惊到了极点,当年我还不懂事,无意中从老院翻出这张照片,看了以后觉得很吓人,奶奶心疼我,说是把这张照片给烧掉了。

这事儿太诡异了,已经烧掉的老照片,嫂子说留给我,又由许木匠给送了过来?

事情猛然看上去,的确不可思议,但是我静下心来仔细的琢磨了一下,就感觉其中的枝节安排的很周密。嫂子要给我留东西,不会丢在家里,因为奶奶会发现,许木匠送东西的时间也拿捏的非常好,奶奶前脚到南宁去,他后脚就把照片给送了过来,很明显,这是要避开奶奶。

我头上的汗水一层接着一层的朝下流,越想越觉得疑惑,实在是坐不住了,飞快的穿好衣服,一走出门,就觉得脑袋重的有一万斤,脚步虚浮??墒切睦镒白耪饷粗匾氖?,我强打精神,穿过村子,径直就奔许木匠家里去了。

我得找许木匠问个清楚,至少得问明白,嫂子是怎么把这张原本属于娄家的老照片委托他转交给我的。

这个时间,村里家家户户都睡熟了,不过我走到许木匠附近,就看到他家里隐约还亮着灯,许木匠刚从我这儿回去,应该还没睡。

我到许木匠家敲门,很快,门就开了??诺氖切砟窘车睦掀?,一个很本分的农村妇女。

“恒子……”

“婶子,你还没睡呢?!蔽铱人粤肆缴?,问她:“许叔在家呢吧?刚才他找我说了点事儿,我有点糊涂,来找他问问?!?/p>

我觉得自己这么说没什么问题,挺正常的,但是万万没想到,话一出口,许婶的眼圈就红了。

“恒子,咱不作兴这样?!毙砩羲底呕?,红眼圈里的眼泪啪嗒啪嗒的就朝下掉:“俺们家里都这样了,你还来捣乱,是成心的不!”

“许婶,我没那个意思……”

“恒子!你说什么来着!你说我家男人刚才找你说了点事,是不是!”许婶越说越激动,最后竟然哭了,一把鼻涕一把泪:“我家男人今儿个下午就死了,他怎么找的你?怎么找的你?”

小说《玄门鬼医》 第四章 送信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逆袭小说
  3. 女强小说
  4. 百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现金电玩城注册送红包 大满贯app棋牌 满贯棋牌,满贯棋牌下载 拉萨市| 全南县| 德昌县| 府谷县| 昔阳县| 南江县| 合江县| 南木林县| 出国| 天全县| 延庆县| 清水河县| 斗六市| 枣阳市| 紫阳县| 昂仁县| 平利县| 温宿县| 潼关县| 易门县| 黄山市| 大冶市| 稷山县| 金昌市| 梓潼县| 华容县| 永济市| 安陆市| 历史| 贵港市| 台江县| 政和县| 德昌县| 襄汾县| 晋中市| 柏乡县| 张掖市| 涪陵区| 内江市| 苍梧县| 宜昌市| http://www.drm2e.cn http://www.r9hh1.cn http://www.ymstft.cn http://www.338p25.cn http://www.zqqpwh.cn http://www.q3m3.cn